Lau HonKan  劉漢根    Hong Kong  McGill University, 1969 B. Electrical. Engineering,1970 M. Electrical Engineering, 1974  University of Toronto, Ph.D. Adaptive Optimal Control,
 Quasar Technologies Limited  since 1981   香港群星科技有限公司 自1981                           交流:hkanlau@yahoo.com       

 
1979年以來出土的文字化玉器的揭露了傳統假設推論知識模型,追不上廿一世紀即時跟進手機平台与天生智慧
 
Information Life    劉漢根 資訊生命  原生態岀土的和田料玉器                   三皇五帝,商周,秦漢之玉石雕刻          Lau HonKan Copyrights  2007 
自1981 NorthJade092cropDinosaurman107GSFigure014 GSJade347GSSlate864script102crop
 香港 劉漢根先天与後天「自力的生命2012.12.12 群星科技2012.05.01版本  2012.12.25Version 人類種族及文化起源發展圖 2013.05.18開始   劉漢根的博客
 
群星科技自1981 的項目  一生心靈的回歸:  人類智慧与知識的機際闋係 (2010.08.30) 1. 岀土智慧硬件的啓示  2. 心靈智慧与知識軟件的融合 (2012.03.15)
  i. 跑了6圈12個馬年的里程碑   ii.  劉漢根前半之回憶   2009.10.8       iii.  The Mind, and  Early Life of  H Kan Lau      

求證:
现代人类之迁徙;是从青藏新彊到全世界包括东非?
还是从东非到中华台?

求證: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青藏新彊到东非
,还是从东非到中华台?

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9f59660102echw.html

五、基因突变路线=现代人类迁徙路线,还是基因突变路线≠
现代人类迁徙路线?

目前,经过分子人类学科学家的不懈努力,初步搞清了现代人类
在进化过程中的基因变异情况。经过中国科学家的努力,
重要的是将中华台与东非扯上了关系。

分子人类学家基因研究的科学数据,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它。
但是其线性分析方法,可能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们将基因突变路线
与现代人类迁徙路线等同起来,与真实的历史现象却恰恰相反。
这种一维性表述,将基因变异路线置换为迁徙路线,
其结论却是一个错误的结论。如今分子人类学正方兴未艾,
估计这一错误的纠正有待
300500年后。

    本文认为,基因探测是当代时间横截面上的探测数据,
要表述纵向时间轴上的演变状态,需要建立二维坐标进行分析。
这和考古不同,考古反映的状态与所在地层年代是一一对应关系,
一维线性分析是可以的。将中国科学家公布的现代人类迁徙路线图中
东非至中华台(渭河流域)这一段的基因突变路线放入二维坐标中分析,
其迁徙路线方向与基因突变路线方向恰恰相反。如下图所示: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青藏新彊到东非?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中华台到东非?

   

作为人类起源的“源”应是处于人类进化的高端。一方面需要具有
定居条件下的文明积累,一方面需要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变革中
处于先进地位,才能导致体质的变化及基因的变异。一旦形成一个
先进的群体的中心,便会从这个中心不断向周边扩散,扩散的频次与
覆盖的强度随着距离中心越来越远而依次减弱。这样,在进化的时间
轴上所发生的基因突变点位便在扩散路径上保存下来。地理路径上的
由远及近和时间轴的由远及近相一致,今天在地理路径上所探测的各
个基因突变位点,大致可以反映出人类进化从远古某一时间到今天的
体质变化状态。我们以进化时间轴为纵坐标轴,以扩散距离为横坐标轴
,将路径上当代时间截面的所探测的基因突变位点放入这一两维坐标
分析,得出两点结论:一是现代人类起源的“源”可能存在于基因突变
位点最近或接近最近、基因单一性强或较强的区域,而所发现的目前
所知古老的突变位点的
Y染色体上的M168这个区域,恰恰正是人类扩散
的边缘。二是所探测的基因突变路线,并非人现代人类迁徙路线,
甚至恰恰相反。

    自科学家在东非发现具有M168这个很古老的突变位点的人群以后,
利用基因科学探索人类之“源”,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程。如果以
最古老的突变位点为起点,利用基因科学的方法,搜索和寻找出最新
或接近最新突变位点并且基因的单一性比较强的分布区域,那么,
确实离现代人类起源之迷的揭开,也就为是不远了。但是,
将发现东非发现具有
M168这个很古老的突变位点的区域确定为“源”
,同时将基因突变路线与现代人类迁徙路线简单的等同,
加上一个错误的分析方法,这种探索,离现代人类起源的“源”
还很遥远。“人类迁徙遗传地理图谱计划”不仅找不到“源”,
可能还会造成今后数百年的混乱,史学界和考古界将会更加迷惘。

 从以下图中或许可以体会哪儿是“源”了。

    这是一幅汉族人迁徙模式图: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青藏新彊到东非?

    (来源于光速的BLOG《从Y染色体单倍体类型论证人类非洲起源
和汉族的单一起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015f9010005rx.html 

下图是一幅汉藏语系人群的起源及迁移示意图: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青藏新彊到东非?
(来源:李辉《》人类谱系的基因解读)

 

根据《人类非洲起源论(Y染色体分析)》一文的描述,
关于
C—M130O1—M119O3—M122三种基因的大致分布: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365e210100a3hp.html

描述说:“海洋居民,C—M130走的路线大概就是沿着海岸出发,
从阿拉伯半岛—伊朗—印度—中南半岛,此后,
这批
M130的子孙分为两支系,NO.1支系向北进入西伯利亚,
并最终进入了北美地区;
NO.2支系向南进入澳大利亚,
并扩散到整个太平洋诸岛。虽然我们的基因树上
C—M130画的
比较简单,但实际上
C—M130并不单一,他们类型众多。

    今天C—M130的后代主要分布在印度南部、北亚东部、
日本、北美西部、澳大利亚、太平洋诸岛。在东亚地区,
外蒙地区比例非常高,达到
58%,还有哈萨克人、吉尔吉斯人
、布里亚特人、比例都在
60%以上,这些人群的类型
(包括北美地区)都是
C3—M217M130的其他类型还有
,日本的阿伊努人
90%以上是C1—M8,另外,现代日本人
6.5%)、朝鲜人、满州人、阿穆尔人中,也有一定数量的C1
C2—M38
,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和太平洋诸岛屿,C4C5
主要分布在南印度地区,在当地民族中能达到
20%
在现在汉族人中,
M130的比例小于3%”。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中华台到东非?

描述说:“O1—M119广泛分布在从北亚到东南亚,但黄河流域
竟几乎找不到!在贝加尔湖畔的布里亚特人,其
O1—M119的比例
最高,达
34%,另外,北亚地区的外蒙、满州、朝鲜、日本、
堪察加人等民族也有
O1—M119类型,但一般比例不超过10%
中国南方,浙江、上海、福建等省份,
O1—M119比例也较高。
而在黄河流域的山东、河北地区的汉族人中,
O1—M119类型的
比例都小于
0.5%,在陕西、山西、湖北等省,没有发现这种类型,
出现频率为零,
M119的分布呈现的是两头大中间少的格局”。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青藏新彊到东非?

    描述说:“O3—M122数量比较少,外蒙人中超过了30%
阿穆尔人也超过了
40%,除这两个外其他都比较少,在艾温基人出现
频率为零,在布里亚特人也为零,在日本人中为
22%。在东南亚地区,
只有泰国、柬埔寨等地区略少,其他地区一般超过
50%
出现频率向南逐渐递减,到了爪哇人中出现频率只有
20%,在汤加、
新西兰的毛利人人也有出现,但比例都不大”。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中华台到东非?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中华台到东非?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中华台到东非?

 

现代人类迁徙:是从东非到中华台,还是从中华台到东非?

描述说:“O1—M119广泛分布在从北亚到东南亚,
但黄河流域竟几乎找不到!在贝加尔湖畔的布里亚特人,
O1—M119的例最高,达34%,另外,北亚地区的外蒙、
满州、朝鲜、日本、堪察加人等民族也有
O1—M119类型,
但一般比例不超过
10%
中国南方,浙江、上海、福建等省份,
O1—M119
比例也较高。而在黄河流域的山东、河北地区的
汉族人中,
O1—M119类型的
局”。
比例都小于0.5%,在陕西、山西、湖北等省,没有发现这种类型,出现频率为零,M119描述说:“O3—M122数量比较少,外蒙人中超过了30%,阿

穆尔人也超过了40%,除这两个外其他都比较少,在艾温基人

出现频率为零,在布里亚特人也为零,在日本人中为22%。

在东南亚地区,只有泰国、柬埔寨等地区略少,其他地区一般

超过50%,出现频率向南逐渐递减,到了爪哇人中出现频率只

有20%,在汤加、新西兰的毛利人人也有出现,但比例都不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