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 HonKan  劉漢根    Hong Kong  McGill University, 1969 B. Electrical. Engineering,1970 M. Electrical Engineering, 1974  University of Toronto, Ph.D. Adaptive Optimal Control,
 Quasar Technologies Limited  since 1981   香港群星科技有限公司 自1981                           交流:hkanlau@yahoo.com       

 
1979年以來出土的文字化玉器的揭露了傳統假設推論知識模型,追不上廿一世紀即時跟進手機平台与天生智慧
 
Information Life    劉漢根 資訊生命  原生態岀土的和田料玉器                   三皇五帝,商周,秦漢之玉石雕刻          Lau HonKan Copyrights  2007 
自1981 NorthJade092cropDinosaurman107GSFigure014 GSJade347GSSlate864script102crop
 香港 劉漢根先天与後天「自力的生命2012.12.12 群星科技2012.05.01版本  2012.12.25Version 人類種族及文化起源發展圖 2013.05.18開始   劉漢根的博客
 
群星科技自1981 的項目  一生心靈的回歸:  人類智慧与知識的機際闋係 (2010.08.30) 1. 岀土智慧硬件的啓示  2. 心靈智慧与知識軟件的融合 (2012.03.15)
  i. 跑了6圈12個馬年的里程碑   ii.  劉漢根前半之回憶   2009.10.8       iii.  The Mind, and  Early Life of  H Kan Lau      

  A Recollection   Version.2009.10.8

 
The Mind, & Early Life of  H Kan Lau    劉漢根心靈前半生     2009.10.8 之回憶
2016:
劉漢根  補充說的:.
(德): 一切都是內心靈,  (道): 外世界連接亙動: (太極): 量子糾纏粒子的資訊控制;    這就是我們的故有,老子与孔子所指引的,(:文化):心靈文字化; (文明): 文字明白化.
 


1.
緣起
當筆者回想在人生歷程中,在每個重要的轉淚點中,內心都會發出個呼聲呼喚著我連接到另一個人生方向,行另一個有意義的路
程,這些心靈體驗指示令我啟發了自身的天然智慧。受家父教導的中國傳統文化在內心也起了作用,慢慢地排除了傳統文化的表
面形式化,而感應到故有文化的精神。在香港,接受了西方的文化,古典科學。之後,
1965-1974在麥基爾大學及多倫多大學,
吸收了征服太空的電腦高科技及自動化資訊控制系統理論的應用,數碼化電腦模型的應用,控制經濟電腦模型的嘗試。

1977年
回流香港後,参與商業金融投資管
糸統設計與開發。
1979年後,內地開始經濟開放,新石器時代文字玉器出土的現象,在1980年代偶然發現
古玉器市場所稱之”
良渚” ” 紅山” 出土
玉器上刻有文字,
有機會在香港收藏及保存這些史前的文物,作為打開人類種族及中華民族「文化」「文明」來源的資料及證據。
之後便一直持續把市場上所出現有刻契文字的新石器時代玉器都收購藏起來了。準傋可作日後研究樣辦之用。
這些意外之資料,令我在1980年代後期,喝望著去多一些了解中華民族在「文化」「文明」(1) ,在心靈及
思想上的演變過程。

(1) 中華民族故有的「文化」與「文明」是把 思想文字化,把文字明白化。在近代的書本上,「文化」與「文明」卻被套上了西方 
   
”Culture”    "Civilization”  的希臘原來含意,是嚴重誤導了國人去尋找「中華民族是基本「文化」與「文明」的的來源的線索,
也歪曲了「中華民族是基本「文化」與「文明」的故有精神。


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推動下,對外物質世界有所認識,科學探討的成果導至成立了一些古典科學化模型,在人類觸模到的物質世界
裏,有效地重覆應用起來。在另方面的人文世界裏,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不少
”
學者” 以為” 科學” 是可以也採用了這些古典科學
模型把人類的思想觀程式機械化地來敘述及研究。

量子力學在八十年代的測量的結論,證實物質是由資訊控制著粒子。這發現,不但解决了粒子論與波動論,相不兼容的沖穾理論上
的問題,更可以了解到宇宙上的萬物,最基本的組合與原動力便是由
"糾纏粒子". 以”資訊控制著粒子的糸統運行著。
到了21世紀,資訊通訊控制理論及數碼電腦模型的應用,及宇宙物質的”粒子資訊觀”給我們提供了另一個思想模式,在21世紀裡,
我們可以能更真實地反應到人類們的智慧操作。

人類智慧的操作是比人工設計出來的自動化資訊通訊控制糸統更加精密及深奥。
這個精密及深奥的自然智慧系統,「佛」性除了天生出來,不但就要像”
”一樣, 自身修練後,才能發揮出來之外,”老子” 承繼了
西周之前中華民族的故有文化的思想的精華
"太極",” ” ” ” 思想” ” ” ”也就是中華民族的故有的自然智慧。"太極"
是"陰陽粒子",
”
” 是身外的自然智慧資訊,” ” 是自身的自然智慧資訊

在過去二百年來外強入侵的日子裹,失去了信心自尊,在西化救國的必然行動中,把西方古典科學的模型,和西方的人文思維套上了
研究中華民族的人文的現像上,盲目地推翻中華民族的故有文化文明及故有的精神,令至我們不能清淅地明白故有的中華文化精神,

現今,從21世紀的即時資訊跟進的觀點上來研究中華民族的文化文明來源,便需要從新的資訊角度上來下定義,找尋未被發現的實証
。需要重新抖正近二百年來的盲目書本上過氣的假設,或在未有充份了解什麼是「科學」及什麼是「西方思想模式」下,作出不正確的
定論,去指責精神上,心靈上的寶貴習慣,及誤導了去抱棄等傳統東方
思想。回頭細思, 我們這一代,二戰後,在香港長大,与英美及資訊控制
糸統一起成長的: 就看破了上世紀的西化領袖,
例如我拔萃男書院校友,國父孫中山之認知:
”
求神拜佛” 是信偶像,是迷信; 五四運動
打倒孔子与老子的「學者」胡適. 近幾十年來, 文物機構
把片面教條條式的書本”考古”發掘程序,當作研究史前(古時)事蹟,”考古”(考究
古蹟)
的主幹精神与思想和方法, 排斥了近幾十年來出土的史前玉器文物.


2002年至2009年之間,我把一生人,積慮下來的觀察成果記載下來,在以下两綱址:
1.
www.chineseculturalorigins.com

2. www.quasartec.com

在一些多年來朋友的鼓勵下,在過去一斷時間中,我回憶自孩提開始,一些成長的重要片斷細節。又從”資訊,通訊,控制理論,及數碼
電腦的應用模型上
”
的角度上,再較完整地去分析回憶及了解由內心裏所發出的呼聲,而亙相呼應地去尋找文化文明起源發展的線索。
以下的記綠,是我回憶上一些諴心誠意親生經歷。希望讀者能從筆者自身的經歷中,反應出人類在歷史的思想演變中,留下來的精華之處
,連接起來。過去的
”控制思想”
,現今綱上的”思想自由化” 都是两極端。两者都會形成思維不清的混亂的時代。

2. 我內心的先天資訊庫
家族源自斧燧氏,經五帝時代
堯帝之子舟朱,傳至漢高祖劉邦.

1986年現版本之族譜謹由宋朝時,劉開七  公敘起:引自” 廣東潮陽深溪鄉劉氏族譜”    先父劉修齊1986修輯                  

始老太祖  “”公先世,由中原遷居彭城沛縣,生一男, “”公,四十三生一子名””,後於彭城起義,破秦滅楚,而建帝業國号大漢。
太后呂氏生太子惠帝后,張氏生三子,長子楚淳王,封雲南省為王,二子長沙王,封湖廣為王,三子中山靖王劉垣承帝位
,
為漢文帝。
文帝長子劉啟承帝位,是為景帝。自
  高祖傳帝位至一十二帝,至東漢光武帝,劉秀

劉秀有才幹,韜略誅王莾復與漢室,又傳十二帝至獻帝,漢室微弱,權鄉羣雄,幸景帝之玄孫,(劉傋)玄德公,能掃除羣碓,古今稱為聖帝
明王者,自二十四帝之後,人才輩出,不能逐一追尋,皆因族眾人繁歷,经變亂,族化散居四方。
玄德公,劉傋(益州吳夫人)的次子永,劉永之後,傳到到宋末嘉定年間 (1208-1225), 劉後裔劉龍第七子劉開七官授潮州總鎮傳至開七
,生於宋季之時,官授廣東潮州府,總镇,生一子廣傳公,而廣傳公生十四子,分為十四房,移居各省,其富貴
耀於祖者,亦不鮮耳,
惜無人力時間到徐州,洛陽,江南,河南,江西及福建等地,尋找及組合各地同系劉氏族譜,重新查證編輯



一世劉開七,官授潮州總, 為入粵開基始祖
劉開七往興寧剿匪卒于營,葬興寧背榕樹下村。於興寧,江西福建廣東廣西合建大宗祠一座曰
「愛敬堂」.

二世劉傳廣,官授江面瑞金縣令,妣馬氏生九子,妣楊氏生五子,共十四房頭。六子劉巨浪。孫八十三人,支脉遍及江南,至两湖,四川,
雲貴,港台,東南亞,
海外,但以廣東福建較為集中。

劉傳廣遺訓:


駿馬騎行各出彊      任從隨地立綱常
年深外境皆吾境      日久地鄉即故鄉
早晚勿忘親命語      晨昏湏顧祖爐香
蒼天估我卯金氏      二七男兒共熾昌


三世劉巨浪,進士出身,官授福建興化府荣祿大夫,雲南雲縣知事。

一世 劉開七,官授潮州總督,為入粵開基始祖。

二世 劉廣傳,官授江西瑞金縣令,子十四人,孫八十三人,支脉遍及江南,至两湖,四川,雲貴,港台,東南亞, 海外,但以廣東福建較為集中。

三世 劉巨浪,    進士官授福建興化榮祿大夫,八子法成公.

四世 劉法成,子三,長子劉昌裔。

五世 劉昌裔,深溪鄉建大宗祠一座,名曰「敬思堂」,立劉昌裔為始祖。生三子分居海陽,揭陽,二子劉隆紀居深溪,為深溪鄉二世祖。

六世 劉隆紀

七世 劉大田

八世 劉厚泉

九世 劉豐溪

十世 劉秀山

十一世 劉毓崑

十二世  劉匡一

十三世  劉元音

十四世  劉文安

十五世  劉維靜,

十六世  劉镇江,太學生及後,生於乾隆乙未三月初二日終於嘉慶丙寅年,享壽六十八歲。子五,長子劉上國。

十七世  劉上國,号天觀,由監生捐州周知,誥封二代。生於乾隆二十八年(1763914), 終於道光年十一年(1831
10
30)
,享壽六十九歲。世居潮陽深溪鄉,地處南山沁麓,山明水秀,風景優天,盖以靈氣所鐘,必蘊人傑。公勤
奮好學,最慧超羣,及長曾為塾師,後轉營商業,儉則屢中,一帆風順,廣置田產,及後房地多至不司勝數,公秉性忠
厚,待人謙和,樂善好施,為遠近所稱道。

公生十子,在潮陽深溪鄉設有十個祖先詞堂。九子蕃篤公。男孫五十人,曾孫二百四十一人。

十八世  劉蕃篤,  生於嘉慶廿年,建祠一座,曰「克昌堂」.  

十九世 劉善聞

廿世     劉才成

廿一世 劉振玉,子五,劉謹齊,劉謙齊,劉修齊,劉思齊,劉明齊。
光緒七年三月廿八日 (1881) 生於深溪鄉,197271日壽終於香港,享壽91歲。
公牲聰敏,糼隨先大祖父讀,每試輙冠眾曹。大祖父極器重之。年十七,吾祖母來歸,乃同邑大長隴鄉望族陳瑞溪公之幼女。
糼承庭訓,生性勤謹,侍儿和謁,事翁姑至孝。先大祖父能文善畫,對音樂歌曲尤為喜愛。淡薄名利,有學者風。對經商視
為畏途。設館授徒,則多不
受朿脩。蓋窮者不受,親者不受,餘無多矣。先祖父見家境日形中落,非經商不足謀家庭經濟於
安定。先祖母知其故,脫著飾交先祖父作經商之資。先祖父苦心經營,先祖母辛勤協助,生意得蒸日上。迨家佰叔父們稍
長,能繼承所業,劉廉記分支店遍設潮汕港澳等地,數十年如一日。
實受先祖父刻苦精神之感召。

廿二世 劉修齊,1912年生,1939年畢業於上海國立暨南大學,教育學士。抗戰其間,受訓 於外交部高幹訓 練班。1941年初携
同家眷,抵達
英屬 北婆羅洲,山打根市中國領事館上任。
跟據台灣省現存
, 國民政府檔案如下:


"137
19468月,外交部訓令駐山打根領事館與英方交涉嚴辦李西河夫婦。138  〈外交部訓令〉,歐35字第05178號,外交部於
民國
3689日日發,《海外臺僑處理》"

"19457 月,在戰爭尚未結之前,任職於中國國民黨婆羅洲直屬支部之劉修齋,因被人指稱為國民黨成員,使得其妻與子共4
為日軍逮捕而致死,劉修齋幸而逃逸之事件。在此事件中,以臺灣人李西河夫婦涉嫌最重。戰後,李西河夫婦被澳洲軍隊送入
集中營,劉修齋指控李西河夫婦犯罪之事蹟,惟未獲英軍的理會。由於婆羅洲未有國府派駐之領事,在含冤不明及投訴無門之
困境下,
19467月,劉修齋向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海外部陳情,請外交部轉請英政府採取措施嚴辦李西河夫婦。"

註: 二戰結束, 領事館重開,父親以代領事,主持事務.

 
廿三世 劉漢根  1943年生於英屬北婆羅洲山打根市,先後畢業於香港拔萃男書院(1960-1965),麥基爾大學(1965-1970),多倫多大學(1970-1974).
廿四世
劉肇基  1982年生於香港, 香港拔萃小學,先後畢業於香港聖保羅男女中學(中學會考),英國倫敦,聖保羅男校(大學預科),香港大學醫學院.


3.
 
劉漢根早年  1943-1956
:

3-1.
 
大自然的接觸  1943-1947
抗戰其間,1939年父親劉修齊畢業於上海國立暨南大學,之後受訓 於外交部高幹訓 練班。1941年初携同家眷,抵達 英屬 北婆羅洲,
山打根市中國領事館上任。
1941129日機炸珍珠港後,同時進攻香港及新加坡。,英軍被関進了集中營後,父親与家属便逃往
”
垃莫”
小島上隱藏。在日軍的三年多的佔領下,物資短缺,為了不与日軍统冶下的經濟有上連係,父親在荒島附近的荒地開荒耕種,
養活一家六口。

1943
1   , 母親將臨盆,在誕生我時, 在沒有‧接生員或醫生的荒島上,母親很鎮定的指導父親如何剪臍帶,又怎樣替嬰兒洗澡。
在家族上,我是””
字輩,因在"山打根"出世,父親便用” ” 字為名,成為” 劉漢根”
”劉漢”
”漢根”名字上的意義上,在我的成長及成熟的歲月中,一直指導著我內心靈响往"劉"之根, "漢"之根,的方向前進。
在母親懷孕的日子裏,及我生活在拉莫荒島上的二年多的日子裏,我授盡大自然的洗禮,身心內的靈性自由發揮,與天地共處,
做就了我日後那敏悅心靈的觸覺,一直跟
蹤著人文与科學糸統上一些不清淅的猜測及假設,嘗試去把它們搞清楚一點,灌穿滆合起來。

19455月之間,聯軍砲艇在港外砲轟港口。那時,地下組織來”垃莫”
島接了父親由海路出去,與聯軍連絡。在此活動其間,日
軍接到情報,到拉莫島搜
父親,在找不到父親的情況下,
姐與還是週歲嬰兒的弟弟。而母親及兄姊弟四人被處死。我有幸,當時
跑到鄰居昌佰處,藏起來,才能避過此劫。日軍投降後,領事館重開,父親和我居住在領事館的後座。那時侯,我與父親說國語,與
保姆梁金鳳說粵語。在大自然的環境下,我還記得下過雨後,小路上都跳著小魚,早上與父親在海邊散步,潮退後,沙灘上跳著的
是更多更大。

坐吉普車上山到觀音廟吃樹上熟的木果,真好風光風味。梁金凰很清秀,對我很愛護。
父親山打根的友人都真情流露,是個很有人情味,温湲的社會。
概然日戰已結朿,聽說祖國內戰打得了很亂,後來國軍也很不順利。父親有意回國,辦完手續,得南京政府批準後,在1947年夏天,
父親與我帶著母親與弟弟的遺骸,坐洋船經香港回祖家的的汕頭市。

父親和我同住一客倉。船在海洋中航行中,父親好象有點不舒服,常睡在倉內。我卻鳥躍非常,到甲版上走動。最喜歡的還是觀看飛
魚群迎浪的飛翔。

經過一叚很長的日子,我們抵達了香港,住進了中環的海陸通酒店。

  
3-2.                  1947-1947

父親與我在香港逗留了两週,住在中環陸海通酒店。在港的親友都很高的見到爸爸和我。帶我們到各處参觀游玩。到胡文虎公圉等
等。

爸爸又帶我到永安及先施公司選購三輛車,最後在先施購了一輛我喜愛的英國製造的紅色三輛車。
回到汕頭及家鄉,這紅色三輛車成為眾人好奇的焦點。在那年代裏,這是很現代的玩意,就像現今紅色法拉利跑車在中國西部引人
注目一樣。


香港是我命運中,進入祖國大地
動盪時期 ,在九年後,這片英國人统治下的福地,也讓我成長,避了內地鬧著的地主斗爭,土
地改革,三反五反,及後來的文化大革命


3-3.                  1947-1950 汕頭市
劉廉記:大佰父及五叔父管理潮陽縣金溪鄉的總部;二伯父及四叔父管理汕頭市的布廠及布行。

四叔父自小入中,小學讀書一直由父親照顧,與父親特別親近。

四叔父母及堂兄弟們到碼頭迎接我們,還有我未見過面,沒被帶到山打根,而先後留在家鄉及汕頭市的大姊劉蘭君。初抵汕頭,我們
往在昇平路12号,四叔父近小公園的布行。是四層樓的房子,分前後座,前座面對昇平路,後座面對一小里。
我們就住在後座的三樓
。很快,幾月內,父親再婚,我們一起搬到小公園邊的另一憧房子

,父親買了塊地,準傋建造間纺織廠。

這叚時間,二佰父的二子漢镇
,三子漢欽常到我們家中和大姊一起,聽父親解說古文及詩詞。我太小,沒份兒参加古文的學習。
只有在一邊玩自已的遊戲。

但有時侯,父親念出來的詩詞,我不自覺地會念起來。
最有印象的是唐太宗李世民的
《百字敕》及岳飛的滿江紅。

耕夫役役,多无隔宿之粮,织女波波,少有御寒之衣.日食三餐,当思农夫之苦,身穿一缕,每念织女之劳.寸丝千命,匙饭百鞭,无功受禄,寝食不安.
取有义之财
,戒无名之酒,交有德之朋,绝无益之友.常怀克已之心,闭却是非之口.如依朕斯言,富贵功名可久矣!

注:公元640年,唐贞观十四年,唐太宗李世民视察南山防务,返京(长安)时,宿蓝田官驿,深夜翻转难寐,作《百字敕》

怒髮衝冠,憑欄處,潚潚雨歇;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滿江紅    南宋岳飞作

父親古文詩詞對我們的引導,在這時期已在我腦海中灌輸了不少中華民族思想上的精神了。
這些詩詞的內容,自少就藏在我的骨子裡,已成為我的精神部份。

父親告訢我曾祖父說外界的力量是”
” ,我們內心的力量是” ” 。曾祖父說:”道德經”就是說這些東西。父親是受傳統文化教育所灌輸,
受孔子學說所控制,身心不能解脫出來,對曾祖父的話,記住了,但運用不出來,領唔不到
”道德經”的真諦。
曾祖父的話,使我受用終生,一直去從自然界的現象中去明白這二個模型,讓我更明白自己,更自然地踏上人生的道路。想起來,我自有生
命以來,一切的活動就是由這两般內外的力量所控制,所支持。


自此,我好像在小中學的學習過程中,都覺得較空虛,沒有比得上在汕頭那两年裡的收益多。
1949年八月時間,共產黨的革命軍已進入南部,國軍已由江西向南移動,向福建廣柬沿岸由水路撒退到台灣去。
流言傳說,國民黨敗軍會搶劫,市民都便害怕起了。我們小里裏居民已開始組織了防禦措施;在小里的兩面路口都築上了木杉的閘,只開了
個小門讓人們進入。居民私自準傋了鐵枝,石頭,刀,斧頭以作自衛的防衛。情況十分緊張。這時侯,父親心事很重,對政權交換似乎很担
心,悶悶樂。

到了十月,真的有敗軍徹退,很平靜的,從港口登上船撒退了。跟著不久,飛機場被轟炸。隔日
市民便引導著人民解放軍入城,市民在解放
軍入城的道路夾道歡呼迎接入城。


解放後,父親終日在齊理他的黨案,滅了不少文件。準傋搬回深溪鄉的祖家,避避政冶上的風頭。


3-4.
                  1950-1952   
潮陽縣深溪鄉

潮陽縣深溪鄉在南山下的一块小平原,先人居於由山上流下來的深溪東邊,鄉的市集就在深溪的旁邊,在東邊田園之中,大伯父一家居住
一對(兩間
)
”四點金”(
即两座四合院連在一起) 的新屋,五叔父與祖父母,和曾祖母一起生活
,一家居住在另一對”四點金” 的祖屋。

我和父親先回鄉,先坐汽船從汕頭入內河,在碼頭,我家的橋夫等著我們,我坐在前面的橋,父親坐在後面的那一訂橋。
抬橋是有藝術文化的,怎樣上橋,怎樣下橋都有規格。抬橋怎呼叫,轉灣時又怎出示訊号。在回祖家長途的路上,橋夫是不會停下來小解的,很
佩合,很有技巧,很有效率,橋夫們都很享受他們這份社會的分工合作,想是家族自中原時傳下來的生活方式; 士改時,我家的第一橋夫,當了村裡第一
把手;原來他參加了地下革命,多年了


到家鄉,我們住在近深溪市集,我家的屋子,這屋子連著劉康記以前用但空着的商鋪。
父親保持著低調,為小學做些事,到陳店鎮上的中學拾教。

這時侯,我也要跟著村裏的孩子赤著脚,上學去。

我家的橋夫做了鄉的革命領導,很快鄉裏要閗爭地主,押了幾位惡霸地主。我家一向樂善好施,是受喜愛的商人地主,家裡的橋夫也當上了鄉主席
,沒想到有問題。誰不知過了又幾個月,有熟人來敲
門,說大伯父己被拉去了,通知父親立刻帶上便装,跟他一起離開潮汕地區,之後抵達香港。

天亮後,果然有革命同志上門來找父親,他們在地上用白粉筆劃了一小圈子,要我站在圈子裏,想想父親跑去那裏,和爸爸的秘密寶貝藏在那裏。
在小學裡,也有閗爭,但實在也想不出家裏有做出什麼,導至對不住人家的錯過。

當時大姊蘭君,堂兄漢彥在鎮上念中學,也要到汕頭籌錢給鄉農會訂下的不知名的罰款。
父親逃離後,繼母身懷了孕,我們搬到大伯母的家裏住。大伯母的三兒漢聰比我大十個月,我們起睡,也一起玩耍。不久繼母誕下女嬰。在母嬰還
未滿月的一清早,廳上很燥閙,說是繼母上釣去世了。

那時侯,家裏只准吃番薯()
和春菜。地主不准吃肉。為了要拜    繼母,大佰母吩咐我到農會請求准許我們買小小猪內和豆腐來拜  繼母。雖然環境
改變得這麽極
   ,大伯母和堂兄姊們還是表現得非常鎮定樂觀。那時代的人,好像沒有精神壓力那名詞,和心理上的麻煩。
幾天後,繼母的媽媽自汕頭來,帶了繼母的兒子和女嬰到汕頭市去。
日軍登陸和革命解放,好像是同等的  遇。

六年前,在我更少的心靈上,己上演過一幕加血腥,更傷感的命運。之後,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大佰母家裡,与唐兄漢聰一起住。家裡還有漢定兄,柔君
姊和惠君姊。在
一對”四點金” 祖屋,祖屋裏還住了曾祖母,祖母,五叔父叔母,漢鵬和漢騰。
祖父己被帶離家鄉,保謢起來。


有一天,姊姊從鎮上回家,說廣州亞姨的姨丈到汕頭辦菜種貨,如果我要離開家鄉,便想辦法逃去來,到鎮上的中學找她。
第二天,早上跟漢聰在屋前廣場玩要時,說要上廁所,那時的廁所在田中,我轉了彎,就一直跑到上找姊姊帶我坐長程巴士到汕頭去了。
我住在四叔母的家裏約二星期,待姨丈辦完菜種貨,便跟他坐巴士到惠州,然後坐火車到廣州。

 1952-1956    
廣州 
姨丈的菜種店就在長堤胡文虎鐘樓的靖海路12號,我与表兄亞司就住在店裡。其他的表兄弟妹就与姨父毌住在一德路附近的五仙里。
開學時,我被送到興光小學,老師很喜歡我,認為我較特出,較有神情,與本地學生不大一樣。還記得我在美術堂提議雕刻一木版
的中國地圖。我買了雕刻刀和雕刻版,老師給我印上了地圖,我把非中國的部份剷除,只剩下台灣
,
海南島及中國大陸。大陸上我
不見了北部蒙古一大塊,看來很不自然,我問老師
”為什麼那塊不見?” ,她說獨立了歸蘇聯管。
課餘我在菜鋪帮手:買菜種,打包,抬菜種到六樓天台或到胡文虎小公園洒太陽,送貨到長堤內河輪的碼頭寄運等等。

鄰居的孩子常與表兄妹們玩耍,有時也會有爭抄打架的。有一次,我覺他們有受欺負
,也参加了戰團,我冲著那較高大的,垃著他
的頭髮,拖著他的手送到我口中大咬一番。這種不多見很快的自然反應,令他惜手不及,一下子給我拉倒在地上,只著好叫求

只此,鄰居孩子都不敢再欺負我們了。
有這裏,很自由,沒人管,也沒人打理。有時閒著在店裏看著遠處的路上走過,總的希望著,從遠處能看到父親來找我,帶我回到他那
兒處。


廣州那個時候的商業還是十分熱鬧,就像50年代初,當時的香港。


1953
35日斯太林元師去世,廣州街上舉行紀念大游行。鄰店的洗衣店的叔佰們,常常談論什麼要仿照蘇聯,實用社會主義,將來
人人平等,各盡其才;這次又討論,斯太林過世後,我們中國還要不要學蘇聯,實行社會主義。大家都很懂事.

到開課的時侯,我也上課去,老師說我沒有交留位費,沒有學可上。他們把我介經紹到附近較有名氣的仁濟小學,我立刻去找仁濟
的校主任,我考筆試,就叫我明天來上學。第二天上早橾課,發現我赤著腳,沒著鞋,便叫我立刻回家,買了鞋,著上鞋才可返學。

次天,姨丈問我為什麼不上學,我說我沒鞋穿,不準返學。姨丈給了我五亳人民幣,叫我去長堤南方百貨公司買鞋。

南方百貨的玻璃飾櫃比我還高,看不到售貨員。我在櫃前看了很久,問我要什麼?他們給我選了一雙鞋,試好了,付了二角七分,
隔天就上課去了。


過新年前,表哥亞司和我購買了許多鞭砲,小玩具,準傋新年在菜種店前擺攤子賣。到新年,攤子在初一擺了一天,就把貨賣完了。

在廣州生活的日子是豐富的,長提的船上圖書館有看不完的公仔書和畫冊,街上與鄰居有玩不完的玩意。
到了1955年,大姊籣君也來到廣州,我們申請去香港與父親團敘
,五次都被拒絕。後來我們搬到中山路的地區,從頭再申請。到
了第七次申請,有一天,我剛上完五年級,的第一天的課,高高興興地回家,姊姊說我們申請赴香港,已批準了,改天就乘船先到澳門,
才轉去香港。


1956-1956 Macau

船到澳門,统榮表叔在碼頭等著我們。表叔車我們到二佰母的家裏,這時侯父親和二佰父在九龍城開辨了留香茶莊,又在牛頭角新
建了大豐布廠。堂妹柔芬堂弟漢松就跟著母親住在澳門,繼續經營著劉廉記涼果熟地等生意。

二佰母說父親剛剛在香港再婚,叫我們在澳門暫住一陣子。姊姊看到柔芬在讀英文,告訢我到香港學校要懂得英文。我要從頭由A,B,
C,D..
學起…

195610 - 19658    香港

在十月,二佰母擇了吉日,帶了姊姊和我乘輪船去香港。先帶了我們到銅羅灣入境事務處登記身份証,然後到天后廟還神求簽。最
後她帶我們到天星碼頭,指示我們怎樣乘渡輪到九龍,又怎樣乘一号巴士到九龍城總站,再去找留香茶莊。

父親把我們安頓下來,我到侯王道的心如小學上課,姊姊到牛頭角的大豐染織廠宿社住。
那時伍叔父一家已抵港,在牛頭角的布廠打理廠務,伍叔父母與堂弟漢鵬漢騰一家就在牛頭海房居住。

我上課持別活躍,數學是張校長上的,他提出的問題,我就立刻給他答案,他感到便意外,常常稱讚。我也参加國語演講比賽。那時
,不知怎麼是英語,雖然有英屬北婆羅洲出生及曾在中國領使館裏生活二年,印象中還未見過英國人,更未親耳聽過英國人說話。


上英文課,我能够用中文把老師讀過的發音,在書本旁注下來,回家憑著中文注音,認著英文字樣子去練習。姊姊來探我們時,我告
訢她,我不用学
A,B,C,D…也能讀英文了。

留香茶莊的小伙記亞旺,有習慣早上六時上床,沿著太子道,窩打老道,沿著亞皆老街的九龍醫院到飛機場旁的宋王台山,在那裏作
小休息,然後回茶莊,準備開店。


亞旺有的時候邀請我早起與他一起跑步。在這三個月過程中,我留意到在宋王台山的對面有一中國式的聖三一教堂,旁邊有聖三一堂
小學。在
1956的時侯,那裏很好環境,也清靜,只見到遠處的飛機場,土瓜灣的”
天廚味精” 廠房及亞皆老街的二層的小洋房。我想那
聖三一堂小學的環境比心如小學好得多。有一天早上,我帶了父親到宋王台附近散步,又到聖三堂小學找校長,表示希望到該校學習。
校長知道我剛從廣州出來,沒有上過英語的課,很難為情的表示,現在五年班已讀到第五冊,不憧英文的學生,是趕不上的,怎上課
?對校董會也交代不了的。父親說他可以請個家庭教師,每日上二小時課,在二個月內,從第一冊教到第五冊。


校長說,這是很難的,怎可能?父親說,不如先測試我的數學和中文的水準,再估計我的學習能力。測試後,校長很滿意。與英文老
師商量後,收我入校,明天可以上學。


從此,父親顧了一位由南洋歸來的英文老師,教那時標準的英文課本:”English for Malaysia Students”. 由第一冊苐一,二課教
起:
”A man”
“ A pen” A man and A pen”…… 。最初一天幾課的學習,直至教完第五冊為止。

最初,還不知道英文動詞有動作時間的分別,老師示範了些動詞,加上了”ed”
,變成過去式,說要同學將課文的一叚由現在式改為
過去式。我很辛苦把每句的動詞圈了出來,通通加上了
”ed” 交卷。老師看後,在堂上指正出來,堂上最優秀同學陳金妹,及壽明两
堂姊弟確認我是不懂英文的大陸小子。除英文欠缺含接之外,我在班內很受歡迎:六年高班以前常常欺負
們,我入學後,有一次他
們拿著水鎗向同學亂射,我朝著那最高大的跑上去,搶了他的鎗,拖著他的手,用頭頂上他的胸膛,用另一隻手把推倒在地上,騎
在他身上,問他還敢不敢。他說下次不敢,同班同學高聲歡乎,我放了他。以後六年級再也沒有
     我五年級了。馬耀荣,家在九龍
城做鷄鴨批發買賣的,說他會心算,常常給我出些奇異的數學間題,每次我想了一會兒,就給他答案了。馬善其住在漆咸道,穿得
很整齊,有點小白臉,常常跟著我,有時會送些小糖果給我。成爾寧長得很高,住在九龍城道,有著自已的看法,高談濶論,我說
把他
””
””就變成” 。江東海常常跟著我到牛池灣及牛頭角賣茶業給小店,我們特別喜愛大豐布廠附近大排擋的牛奶紅茶
,特別回味。事隔五,六十年,幕
幕都在眼前.

這些同學自我1958年小學畢業後就沒有連絡。1973年在多倫多大學時,成爾寧不知在那裏找到我的下落,突然跑到多倫多大學的研究
室找到了我。
1996年我內子達美在金鎘鎘資界的工作上,碰上了恆生銀行總經理的壽明,他問劉漢根是不是那不識英文字的同學。
在我看來是個自然過程,旁觀者看來都是怪事;壽明是知道我的天份不是他及他的表姐陳金妹可以比較的。在我1977年回港後一直沒
碰過他們。


那時,我的生活圈子集中在九龍城,也包括九龍城寨。九龍城寨是三不管的地方,是潮州人集中的地方,也是潮州最地道食店的好去
處,直至後來侯王道開了
”
口福”
那時,我只知道在賈丙達道與嘉林邊道有間民生書院的中學,大門的右邊有規模的足球場,籃球場,大門往內走就是學校的大禮堂。
學校辦有幼兒院,小學和中學。在九龍仔水塘山邊剛建了中學部大樓,是浸信會辦理的,會長是林子豐博士,林博士是民生的校董。

很自然的,我就從聖三一堂小學,考進了民生書院繼繽升學。

民生書院的學生多是九龍城的新移民,來自潮汕,上海("上海"代表了江淅一帶)的很多,香港世家子弟不多,只記得班中的雷啟明
是九龍巴士公司的家族。每天他都由一輛黄紅两色的巴士接送。雷同學很少跟同學們玩要,很靜,只記他每早上從那印有紅色字
”

龍巴士 (1933)” 車身下車上課,下午再踏上那巴士回家。另一位同學是財利船廠的兒子。

班上的同學資質很好,潮藉的有顧克仁,陳偉民,上海藉的有顧浩,本地廣府系的有陳志堅,山東的有方家聞。顧克仁是香港及美國
醫學院的教授,陳偉民在美國依利安諾大學電子工程是出色的高才生,電子工程學的大樓都刻下他的名字,顧浩勇是多倫多大學醫學院
的教授。

中一開學前,買了三本數學書:算術,幾何和代數,每本都有400多頁,
很高興的以為中學第一年有這麽多內容可以學,便找了位老師
給我簡單的講解書中的例子。開學後,教得很慢,問了老師才知道數學的書本是供中一至中五使用。中學一學年完結,三科數學卻只
教到幾十頁,很是失望。

民生書院的老師都很認真的教學。班主任教英文的葉公超老師數英文的方法特別注重文法。
每堂都抄了許多文法的分析。在民生,只見過一英藉教師,她教我們英語會話,主要還是要我們描述圖片上沒思想的一些事物。

葉公超老師是位虔誠的基督徒,有的時侯,在班上給我們作證,證明主耶穌對他的呼詔,神又怎樣回答他的祈禱;又怎幫他女兒考試過
關。放學後又辨聖經研討會,這時,我對基督教完全沒有認識,因以前從來沒碰過。在聖三一堂上學時也沒有碰過傳教士向我們宣傳
基督教的經驗。

五十年代的時侯,從內地湧入香港很多難民,生治艱難。父親偶然會說誰與誰經常到教會拿救濟的奶粉,因此,對我來說教會就是慈
善的救濟機構。教會有派奶粉的習慣,求引了大批信徒。這樣,在教會人仕的幫助下,在教堂裏把心安靜下來,向耶蘇基督禱告,在
物質上及心靈,司可暫時把生活的問題解决一部份。

民生書院是中國式的英文書院,很有紀律化,英文是從腦子理性化地學下去的,都要經中文翻譯的程序。數理化是用符號代表概念,
那就容易了,只要把那些符號在腦子中變成活動的模型,就能清楚明白了,沒有英文或中文的內容。因此我對數學和科學很容易求收。


那個年代,內地的物資是那麽的缺乏,從內地遷徒到香港的人,說是生活在暫借來的光陰裏,住在這暫借用的土地上。許多人的夢想
,只有一個,就是美國一片光明的大地上。我参加了美國大便館的筆友行動,去認識美國人民。我的筆友是
John Neyernes。他把看過
後的
” 生活雜誌”( Life magazine) 每期都寄給我。生活雜誌那時比時代雜誌更大本,更漂亮,更流行。是反影美國人物質生活的寫照。
1960年代裏,美國一切都令人响往。

1960
年,到了中二時,許多同班同學都打算投考那時最有名氣的拔萃男書院,我也報了名筆試。通過筆試,父親與我一起去面試,
在禮堂的講台,見了
Mr Lowcock Mr Jackcoson, 主要是Mr Lowcock與我對話,對我在山打根領事館及在汕頭及廣州的經歷特有興趣。

我收到入學通知書後,
通知書說須要原校校長寫封退學書,准許我轉校到拔萃。我向拔萃當時代Rev George She 校長的Mr Youngsaye
清,可以立刻退學,不需要大考的成績。

回家後,我立刻請父親寫封信給民生陳伯民校長,要求退學,轉校到拔萃。第二天一早交給校長室;在第二節課,校長
找我到校長室見他,
他說如他給我這封退學轉校信,我便得立即退學,立刻離開學校,我說好。接了信,就離開學校,直接拿了去交給拔萃的代校長
Mr Youngsaye

因比那年的假期恃別長。我也很願意在茶莊裏試茶,包茶和做茶買賣。父親收藏了許多研究茶的經典,那時我都一一詳細的讀過,
茶莊裏什麼地方的茗茶樣本都有,都試過。那時所有的特級茶,我都試過。品嘗茗茶是宋代蘇浙和福建武夷山文化人精神上最高享
受的境界,我那時已經歷了。

 
這個特殊加長了的暑假裹,期待著開學後,進入這間出名中學去經歷英國教育作風的風氣,親歷其景,究竟什麼是西方科學,甚麽是
西方人文與宗教。中國文化的精神經已藏在我的心中,中國歴史自已日後可以再去找尋,再去追踪。


在五,六十年代,九龍城旺角帶還是很清靜的地帶。拔萃就在太子道和亞皆老街之間的窩打老道山上,有三個足球場,二個網球場,
二個室外藍球場,一個室內籃球場。在學校四周,四方觀望,都一望無際,有個靈靜的環境。


學校是英國聖公會(Anglican Church) 主辦,在香港還主辦了聖保羅男女書院,聖保羅男書院,聖士提反男校,和聖士提反女校,跟英
國在倫敦的
St Paul’s Boys School是同一系列,。學校有許多英藉的教師,大多數都是牛津劍橋的畢業生。校長Rev George She是校友,
是律師,也是牧師,是香港望族何東
  士家族的成員。
在這充滿人氣的校園裏,一大清早,穿著整齊的同學跟著一高班的學長,從課室排隊到大禮堂,校長帶領禱告,高級學長讀聖經,
然後全部同學一閭起立唱聖詩。很精神,也雄糾糾,感覺上,就是跟在廣州小學時唱革命歌曲的感受不一樣。好像不是受了壓
()
而是為了生命而唱的。

還記得,有Rev Fisher是學校教堂的牧師,上我們基督宗教的課,他很高大,真誠老實,和一個香港女士結了婚,就住在學校教員的
宿舍裡。我們問他為什麼跑來東方和一個中國女士結婚。他說是上帝的意旨,聽來就好像是中國皇帝的意旨。他所解譯的耶蘇奇
()
 
蹟的功能,也消化不來。我們說他的講法解譯不到那神奇的現在,他說神奇的現象只能信,不能理喻,大家認為不可迷信,他說那不是
迷信。
我們說到廟裏求神拜佛是不是迷信,他說是迷信,因為佛是偶像,我們問耶蘇是不是偶像,他說不是,耶蘇是上帝的兒子。

這樣的追問下去,永遠搞不清楚。在我心裏拜佛,拜祖先都是一樣,都是內心的德與外界的道亙相連糸,亙通而找尋答案,為什麽
拔萃的學友國父孫中山先生說他中山故鄉廟裏的拜祖先,求神拜佛是迷信,而去
” ”耶蘇基督就是救國?曾祖父說的”內心的德”
”外在的道” 又怎樣連糸呢?
整個歐州美洲的人口大多數都信天主教和基督教,究竟西化是在這些國家展開的,為什麼科學科技在基督天主教的國家就可發展,
在孔夫子的封建思想下,就行不通呢?

Rev Fisher
說基督教是信仰,只能’ ” ,不是科學,不可”理論” 。為著全面西化,為著體驗基督教,我参加了聖經研討班,到九龍塘
的基督堂上禮拜,中六時請
Mr Lowcock Mr Jackland Lai God Father 在基督堂洗了禮,夢以追求與基督交流的緣份。自此,一直
找尋著宗教追求著的真理,究竟是什麼?又在那裡?



中三英文老師是Mr Thomas Lee. 剛從芝加哥大學回港,在美國成長,有辛酸的美國生活經驗,很努力,要我讀厚厚的流行名著,不
用講文法,要多讀,要多識生字與詞。我英文的年資少,心中沒有英文。寫的英文都需經由心中的中文轉到腦中的英文結構,才寫到
紙上。讀英文時,把英文在腦中先轉成中文,再在心中消化。所以多讀可把這個翻譯程序加快。


中四中五英文老師是黃少傑,從少就是個文學才子,是拔萃校友,日後了往牛津大學供讀中國文學博士,之後一直是香港學中文糸的
名教授。他在拔萃小學時就寫英文詩詞了。我們只能從他的感染力上,啓發我們的內心,把心裏的,腦中的意境用英文語言示
展出來
。那時的我,心裏的都是兒時嚴肅的主題,沒有
   情活潑生活的調子,他說我沒有色調 (“lack of color”) ,叫我去飽讀Oscar Wild 的著
作。我買他的全著集,從頭到尾仔細讀了,覺得他是個怪異的人,也明白好在什麼?我在
Oscar Wild 心裏也找不到曾祖父說的” 內心
的德
” 。究竟英國人的心裝 著什麼,好像也不全是耶蘇基督。



中文老師是張xx,是倫敦大學碩士畢業,是個有正氣的學者,時常跟我們說老子,孔子,
佛祖到耶蘇這五百年多間是人類文化文明最特土天僯人靈的時代,在東西方的發展都很特出。張老師用帶有地方口音講課,是講課講
大道理,講主題,不是在教書。他認為課裏的細節,學生自己懂得去細讀。在拔萃的中文課,從來都不甪去記念書,也不用默書。
許多東西都是意授。張老師的中國
” 文化” 修養就從他的意修啓發了我,細微的點    ,就得由我們自已憑著緣份去發掘了。
1997
年我回港到中文大學教MBA時,張老師也在中文大學中文系教。


近來才發現我的骨科醫生張維Dr Julian Chang是張老師的公子,有張老師的做人風度,對病人的態度是外科醫生的好謗樣。怪不得!
地理課的陳老師(肥陳) 每上課先說從第幾頁第幾行第幾句讀起,跟著就是真的慢吞吞的讀解下去,直至下課鐘响了,就說是第幾頁第幾
行第幾句,下次再講。

講英國歷史的 Mr Priestly 是最難忘的老師,因他拐著的樣子,我們稱他為”Monster”。他剛從聖士提反男校校長的職位調過拔萃來教歷
史。
Mr Priestly 前是在英國軍部隊的,腿部受了傷,行路靠拐杖,所以拐著地行,很明顯。他上課跟學生打成一片,大家都要很留心,
佷投入。
第一,他的英語地方口音很重,很不習慣去聽懂。
第二,他隨時指定任何一位同學問問題,所以大家都很留心準傋隨時被問。
我的英文低子功力較弱,所以必須先用字典協助讀課本,才敢上課。這只是安慰自己,
Mr Priestly 上課時跟本就不是照書中去講。在
那個時代,一般人家都沒多機會親耳去聽地方性的英語。英國歷史是在書中認識的。
Mr Priestly 是給我認識了英國人的性格,風趣與
風度。

英國人佔領了香港,但在那個時代卻真心的去他這陪育在香港新一代的中華民族。這時候,中國內地生活上物資短决,我們在香港的
都須要寄些舊衣服,糧食藥物去接濟親朋戚友。那時候,想起以前我居住過的汕頭,深溪鄉地廣州市,在我離開只數年之間,都變得
那應灰暗,心情很沈重。究竟,解放後的社會主義就是這樣嗎?



中四時,Mr Youngsaye 負責我們數學,他上第一課時就告訢我們自己去看書中的案例,是很容易的,不用教。上堂時自已作練習,不
明白的地方上來問他。我記得整年也未曾問過他問題。別的老師不教書時,多的跑過來,跟我們談天說地。
Mr Youngsaye 很跟我們親
近。是個很理智的老師,是學校曲球隊的教練。有一次,在新校舍草附近,有印度同學蹺草地上行,他不客氣的說:

“不要走在我草地上走”(Don’t walk on my grass” ,叫他們從正路重走一片。反影當時的紀律性。

中五的數學由張老師負責,他是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的,
中四生物學由牛津畢業的Mr Paulson 教,在黑版上晝了要教的動植物部份,
又默讀內容,讓我記下來。內容很易。

中五生物學由巫女老師教,巫 老師在內地的醫生,最近才來港。巫老師對動植物很有認識,原來現在由巫老師來教授生物學,才知道
動植物代裏有長成的故事,還有一代代長時期的演變內容與故事。這些從美國領事領借來的
影片就可以見得到。我們那個時代家裡還沒
有電視,電視才剛剛被引進香港。


19501960年代,中學校不多,許多青少年都需要為生活到工廠打工謀生,能够有機會讀中學的,是少數。
除了些同學是属於香港本地世家外,其他的對數學和科學的內容和概念,從一開始,就沒有像今天,可以從媒體上認識到基本的概念。
沒動晝,親朋戚友懂得的很少。自已看書知道了,就像發現新世界一樣。不知宇宙是那麽神祕,世界上知道的東西也很少。一切都需
要些想象力。

那時可以想像到在清末民國初年,國人搞革命和西化時,比
1960年代時我們在香港的環境因素和條件,能够親身體驗到的西方知識,
是欠缺了許多。比起那時內地的學校,在香港英國式教育制度下發展思考智能到了
1980年代,中四化學由羅老師教 (又名“細細粒”)
學就是怎認識
Periodic table 的構造,元素物份子的關係。那時那本教課書寫得很清楚,容易學,也容易教。記得除教書外,談足球
經的最多。誰拿到球賽的入場劵,誰拿到
PAATWA航空公司的旅行袋都是熱門話題。那時這是最時的手袋。

中五戴老師教化學。戴老師是拔萃校友,早年在美國約
   金斯大學畢業是香港世家的後代,對教學很認真。他曾說民生書院的教學認
真,在民生書院可靠著老師教方人法去學習,在拔萃學生得自立,自已用自已搞好自巳的學習。他呢,是會盡自己的責任,去準傋充
足的講義,解譯化學基本的因由。整個學年,每堂都派講義筆記,很認真的講解,從沒說過一句與教學沒関係的閒言。

後來載先生旅居於溫哥華,聰說近年回流香港。
化學是從物質元素的電子層面為基礎,排列成Periodic Table。又物質份子怎由元索組成。不同物資份子碰在一起,或因加熱所應响,
元素與元素在份子裏會由不穩定的局勢重整向較穩定的狀態,因此演變為新的份子結構。在日常生活中,肉眼看到的物質表面或內
在的變化,就是化學作用。

中學的化學知識,真的是實際上幫助了人們日常生活上對物質變化認識和了解。

中三, Mr Youngsaye上的物理和化學課,很清淅,他把課的內容很慢的說出來,讓我們寫下來,很容易明白。他說: “甚麽東西聽起來
是真的,就是真的
” 。原句是這樣:“What sounds right, is right.”.
中四,中五 Mr Jackland Lai 上物理課,我一早把課本內客看懂了,上課聽著他講課,我只留意著,有時公式上出了問題,我就會指出
是因簡化做法所導至的。

力學,熱學,電磁 學,光學在中學的教課書裏的解譯模型,怎也找尋到滿意的解譯,怎能去形容及解譯曾祖說的那”外界力量的 ”
我還是想知道,西方信仰的天主基督教是否能解譯曾祖父說的”內心力量的德”.

在中學物理課本內容不充足的環境下,自己嘗試到書店去找大學的物理及化學書籍,先讀讀究竟西方科學是搞什麼的。看了,覺得大
學的東西好像能能解譯到心外的外界的物質現象。

究竟,基督教的 “”  ” 天堂”  在物理的模型裏,該處在怎麼位置呢?

曾祖父說是 “內心力量” ” ” ,好像從觸摸到的物理,化學的模型中似乎找不到;但是生物學又是一課由眼見到的現象而敍述出
來的學科,內心的世界又用什麼模型來代表或來形容呢


父親的上海國立暨南大學的同學吳孝振女士的丈夫黃夏千博士,去任了香港天文台長後,在美國丹佛市做天文研究預測工作,她提議父親
送我到
Boulder University of Colorado 進修電機工程,因她知道我對數學與物理學特別有興趣,成績也好,在那裏有他們照應,也可放
心;而且黄夏千博士两熟朋友的兒子田北俊與
Perry Chang,是我同班同學,也打算到 University of Colorado 升學。因此,我心裏已打算
到美國攻讀電機工程糸,對上太空,電子,電腦,磁電波等有更進一步的認識這宇宙的物理模型。

在這個時代,從內地遷移到香港的國民黨軍政要員很多,沒經濟能力的住有調景領的很多。九龍城那時是熱鬧的中心地帶,留香荼莊
也是父親國民黨朋友們敍舊的好地方。喝喝
   荼,談談反攻大陸。但很多時侯還是在撿討國民黨失敗的原因。中國內地為什麽這樣亂,
搞到老百性够吃。

孔子那套封建制度推翻了,蘇聯的社會主義行不通,救國還是要靠學西方的科學科技,西方經濟和國際貿易才可富強。那時父親到上海
國立暨南大學升學也是請教過家族前輩侯武老先生而决定的。劉世達叔的長子劉尊義戰時在貴州尊義出生。我在中四時,他中學會考
十一科優後,獲得獎學金,升讀美國士丹福大學
。搞了一輩子經濟數學模型,於2004年劉尊義出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這時,在學習數學與科學的模型中,發現這些概念,是我腦海中活動模型的一種,是拼圖的遊戲,不像中國文人在沒有事實與適當
的科學模型支持下,玩弄文字,做
”” 文章,那種文字遊戲,任意吹虛,不實事求是,在未曾份了解事物的因由環下,東拉西 
作起好聽漂亮的文字來。

我自山打根出生以來,經常踫上社會与家族之間的巨變,從來都很鎮定;想不起曾有需要哭喊或恐慌。心靈中,腦子裏都常有些圖案在活動
,指示著怎去應對
解放後,回到深溪鄉之後,許多的時侯,我跟隨育腦子裏的影像,一同高速地飛翔到了宇宙的邊沿,進入了冰河水洞的美境,到不知
多少年前與先人們共處的景像。

這時,在數學科學上碰到的概念拼圖模型,只不過是以前腦海上的遊歷中,比較寧靜狀 態的的小片斷而以。究竟,腦海中的景像
怎出現,現今人類在物理,化學和生物模型中,能否包容了我這些出現在我腦海中的
” 內心世界的德” ”” 是外面的世界,” ”
是內心的世界,西方的物質模型與天主基督教的精神模型能否與
” 道德經” 一樣,引道人類進人” 天人合一” 的境界?
是不是西方的科學,資本主義,和天主基督教義導致西方國家富強和自由民主?    為什麼”道德經” 那麽自然的” 天人合一” ,包函
了內在
”人性” 與外在” 天性” 的動力,卻在過去的二百年來,卻發揮不出來呢?  我希望把這些問題弄清楚一點,怎辦呢?

19615,美軍戰鬥部隊進駐南越,進一步幫助南越吳廷琰政府,美軍在越戰爭的参與引至演變成” 詹森總統在任時,
1964
731月,的“
东京湾事件美國國會跟著於87通過「东京湾决议案。從此越戰繼續加倍升級。

1964年間,我决定前往美國的大學攻讀。後來,修完中七課程,在1965年才到加拿大東部的麥基爾大學修讀為進入研究而設較
為理論化的電機工程學的荣譽班。以前稱工程物理,當時加入新的電腦理論和資訊通訊控制系統後,才稱為電機工程學的荣譽班,專

為訓練學生準備入研究院的課程。


中六和中七的日子是苦悶的,學校的老師也好像沒甚麽生氣,美軍参與越戰的程度加烈,香港在五,六十年代被稱為文化沙漠,在我
心中。

實在是知識水準和心靈成心中只是想著在麥基爾大學的另個新路程。西方的科技那麽的勁,可以控制火箭上太空,輸送聲音,圖像的
資訊,電腦高速計算的使用,讓我們可譏進入十八世紀工業革命後的另個新時代。

      

5. Canada Years 1965-1977:

1965-1970   B. Hons Electrical Engineering(69), M. Engineering(70), McGill University, Montreal Canada, 蒙特利奥,麥基爾大學

那時代,赴美加留學同學大多是乘坐美國的總统郵輪到美國西岸,再坐火車到各地大學報到。我記得823日乘坐印尼航空公司,
Air Garuda
飛芝加哥,再轉機飛加拿大東部,蒙特利奥市。

在長途的機上,有位陸小姐跑到我坐位來,說她帶著的老媽媽,要到蒙特利奥市她姊姊處,她在芝加哥市會下機,上大學去。
麻煩我在路程上照顧她母親,到機場交給她姊姊。陸老媽媽,胸上掛著塊寫滿姓名及地址的牌子,該是安全的。

後來,到了蒙特利奥機場,等了二小時,還碰不上有人來接陸老太太,我們照打她牌上的連絡電話也找不到人。最後我唯有用計程
車送到她牌上
Foxboro她女兒家的地址,煞後才到市中心的男青年會宿舍暫住。

魁北克省位於加拿東部,是法裔的集中地。但蒙特利奥市在1965年時,是英語的商業及文化城市。麥基爾大學的校園大門就向正市
中心最熟鬧的商業地帶。校園由市中心直申展至
”
皇家山胍”(Mount Royal) 的山上。

麥基爾大學的教授美與學生來自世界各地的後裔,在1950 1960年代中,在科研,科技,與醫學的領域中,集中在來自歐洲及猶太
族人的後裔。

在校園裡,人氣很盛,不論在學生活動中,社交中或是學術研究的討論中,都充滿盛  ,熱情,
智慧。那時代的畢業生,物理,化學
和 醫學的研究創新成果,自
1977年至2009年獲得了6個 諾貝爾獎。

麥基爾大學獲得了8個 諾貝爾獎:
McGill University  Nobel Laureates up to 2009:

Willard S. Boyle   Alumnus   Physics,   2009
Jack Szostak  Alumnus      Physiology/Medicine,2009
Rudolph Marcus      Alumnus   Chemistry   1992 
David Hunter Hubel    Alumnus           Physiology/Medicine     1981
Val Logsdon Fitch   Alumnus      Physics        1980
Andrew Schally         Alumnus     Physiology/Medicine   1977
Frederick Soddy      Former    Demonstrator  Chemistry    1921 
Ernest Rutherford           Former   faculty member  Chemistry   1908

那時,麥基爾的校園上,還充滿著人類靈性的自覺,對侵略越南的大規 模海陸空軍事行動,提出行動上的抗議。當時,美國大學生,
認為
越戰是不義之戰。訜訜到麥基爾入學,到逃避兵役。抗戰的嘻皮運動在美洲有两個中心。東海岸是麥基爾校園,西海岸是加州大學
伯克來校園。

在秋天的校園草地上,男女同學相於並坐,偶偶細語,交心言談世界,古今將來,何等美妙。
這些情景,正符合那美國生活集誌  (Life Magazine) 的寫照。這些,這些給了我很大的豉勵。
在這麽集中的加拿大人,美國人,東歐,西歐及本地的,及來自各國,地方的猶太人,在這富有地
人靈的校園裏,我想一定要盡力去找尋西方
的科學,科技,文化及天主基督的精華,及它們的來源。


為了認真的去解量子力學,固體物理,電磁波的認識和應用,電子電腦糸統的設計,資訊,通訊及控制糸統的原理等較先進的發現,我
與電機工程系系主任
Professor Farnell 商量後,他寫了一字條,叫我注冊到電機工程系的榮譽班裏。

1970-1974 , Ph D (74), University of Toronto, Canada 多倫多大學

Research on 1.  Optimal Adaptive Control Models
                       2.  Econometric Models


多倫多
大學獲得了8個 諾貝爾獎:
University of Toronto Nobel Laureates up to 2009:

Sir Frederick Banting and Professor J.J.R. Macleod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1923
Lester Bowles Pearson  Nobel Peace Prize                                                  1957
Professor Arthur L. Schawlow  Nobel Prize in Physics laser spectroscopy     1981
Professor John Charles Polanyi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1986
Professor Bertram N. Brockhous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1994
Professor Walter Kohn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1998
Professor James Orbinski  Nobel Peace Prize                                                  1999
Professor Oliver Smithies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and Medicine          2007

1974-1977     Reed Limited,  Toronto  ,      多倫多市 

1977年9月       Returning to the Hong Kong Homeland    回歸祖家香港

2016:
劉漢根  記說:.

 一切都是內心靈(德),

外世界連接亙動:
(道);
量子糾纏粒子的資訊控制:
(太極):
這就是我們的故有,
(老子与孔子所指引的)
文化:
(心靈文字化) 

文明:
(文字明白化).